最近更新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科研 >> 精品知识
【字体:
一本书的三重价值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-03-04

一本书的三重价值

王旭明

   在我看来。王土荣的教研学研究具有三重意义。
   一是使教研有了史学的渊源和厚重。古代中国、至少1500年前的中国,教育理论是居于世界前列的,如西方的以人为本主张,是文艺复兴以后提出的,但管子(约公元前719-公元前645年))孟子(约公元前372年—约公元前289年)早就提出来了;孔子的因材施教和启发教学也早于苏格拉底;《学记》还比《大教学论》早1800多年。
   中国教研,历史源远流长,只是体现形式各异。如汉代皇帝常往太学省视,召集博士讲论经义,或考察学生学业。这里的省视、讲论与考察学生学业,就有现在教研者到学校进行教学视导的意味,只是缺少今天的“研究”内容。唐、宋一直保留了这个传统。明、清还有所发展。如1906年,视学还出现在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机构,它一方面推动新学制的实施,另一方面指导、监督各地学堂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的变革,促进了教育的发展。1910年 8月,直隶提学使发给南皮县的建议文件,对于教育内容、教学方法的指导,与今天的教研视导报告没有什么区别。1938年,国统区教育部指出“全体校务委员得分别主持相当科目之教学研究会”;1941年,要求中学“组织各科教学研究会,从事课程标准实施结果之讨论、教学方法之研究、乡土教材之搜集、每学期教学进展之预定、学生课外作业之规划及指导、以及教员进修与阅读图书杂志之报告及讨论等教学研究事项”。解放区采取的中心学校辅导制和 1948年东北解放区的哈尔滨市文教科成立的教研组,更具有今天教研的特征。这些一直湮灭在如烟史学中的教研史料,经过土荣的挖掘、比较、分析,并逐步进行理性的抽象提炼,让我们找到了教研的“根”,还可以用指导、充实和丰富我们当下的教育教学研究,因此,不但具有史学的价值,更有现实的意义。
   二是使教研充满了现实的的质感与危机感。土荣深入研究“中国教研”的激发点是2010年,期间,广东省教研室从教育厅直属正处降为教育厅教研院所属副处单位、职能大为削弱、研究全面转型、争论纷呈激烈,他写了长文《试论省教研室的功能、危机与自我发展》,没有贸然发表。但从此开始了对教研的全方位观察与更深入的思考,逐渐地形成了自己教研思想。
   他首先研究了教研生存发展的基础,即中华民族大一统的文化传统、新中国整齐划一的计划经济与教育、不同时期国家教育政策与教育实践的需要。其次是考察了“教研者”的基本“特征”,即国家课程教材教法与评价实施的指导者、国家教育人才断层现实的补救者、一线师生教与学的具体引领者与评价者,在教学专业事务中拥有一定的威权。第三是探索了新中国60多年形成的省、地市、县区、镇、校的教研网络,思考教研室怎样继续成为中小学最熟悉最信赖的教育教学指导机构;第四是系统考察今天的教研基础发生了哪些根本的变化,面临着什么深刻危机及战略机遇。
   他没有回避危机,如教研活动中,有些老师不接受任何批评和建议,别人对其公开课提出中肯的建设性意见时,竟然恶意攻击,甚至不惜尽侮辱和谩骂之能事,其素养乃至做人,令人咋舌,尤其不能容忍的是,某些教研员和专家对课堂存在的弊端没有深刻的认识、不扭转、不改正,反而鼓励、扶植和片面支持。另外,一些领导任人唯亲;有的教研员竟然没有在学校上过一天课,却常常下车伊始;有的将教研组织当作自己的“营利地”,将教育当市场,将荣誉作为谋利的“标的”,唯利是图;一些教研机构实行行政式治理,没有教研必需的时间和空间;有的教研缺乏真钻研,如对教材没有斟词酌句、入情入理入心地读;缺乏真设计,目标不够清晰科学,教学内容不够明确,教学手段不够恰当有效,教学节奏无度,教学兴趣不高;缺乏真教学,死记硬背,题海练习,不能做到学为主体、教为主导,也不能深入浅出;缺乏真效,没有好好地理解内容、掌握知识,形成能力。
   进一步研究后,他还发现更深层的问题,我国的教研机制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一方面,教研的生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如一线教师的水平与占有的资源,已基本与教研员相当,专业事务中拥有的威权与信息不对称将逐渐消失。因为教师置身于实践中,具有天然的实验与探索条件,一线优秀教师拥有教研员没有的实践优势,如果教研员的思维仍然跳不出应试的藩篱,教研员的人生将没有发展的基础与空间,如果教研员的学养难以超越教师,教研的权威将逐渐丧失,如果教研继续没有学生这个主体的必要参与,教研将没有发展的可能。另一方面,教研机构及岗位缺乏法律法规的依据,教研人生没有发展的基础程序与提升空间;机构一些领导好大喜功、追求短平快的成果,有的甚至在教研领域玩弄政治权术,占有他人教研成果,更缺乏忧患与超前意识。教研队伍缺乏忧患与超前意识,教研构想缺少实验、完善与创新,教研成果缺少理性的高度、文化的深度和转化为政策的力度,难以解决当前的重大问题,也没有探索出规律性的教育措施和形成卓有成效的实施方案。可以说,教研正逐渐失去自己生存与发展的根基。
   我这几年通过参加论坛、主持节目、做客网站、撰写文章、接受采访等活动,觉得教研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确实很多,一是贴标签式的生硬拔高,脱离教学内容去渲染所谓的思想性和人生意义;二是课堂成为表演的舞台,教师成为舞台上的主角,学生成为群众演员;三是将教学手段当作了教学目的,过度使用PPT课件、音乐和其他辅助手段,喧宾夺主;四是高学历的老师没有相应的高素养,如讲课的声调语态,普遍娇声假气,粉笔字写得歪七扭八。五是本该培养学生质疑批判精神,但一味灌输,不给学生思考的空间和想象的余地,更谈不上质疑批判,本来生动活泼的内容变成了机械枯燥的单一解读。
   我还觉得我们的教师、包括教研员,大都缺乏理性思辩的识力,常常用一种流派、一种专业技术的“器”的思维来“度”属于“道”的教育本真,这是快餐思维,也是教研缺乏求真之“道”的结果。教育教学是塑造学生的心灵的事业,最该真实、真诚、真情、真切,使教学回归本真状态。教师要真教、学生要真学、评价者要真评。教师要在教学中真正发挥主导作用,不装、不演、不做作,慎用多媒体设备,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体,真读、真说、真写、真对话。努力拓展教与学的空间。培养学生自然、健康的习惯和自信的人格特征,让学生做真人。
   未来的教研,虽然大一统的文化传统仍然存在,但发展潮流是人本、民主、自由、个性与科学。多元的选择将取代计划经济与计划教育;一线师生的需要将更加多元与更具个性;教研机构将完全没有行政权力,教研员将不能再依附行政职能,教研员的思想没有必然的“话语权”;国家课程教材教法与评价实施的空间将继续扩大,教研员只能是其中的思考者、建议者及咨询者。能否成为引领者、指导者全在自身的思想、学识、能力与人格魅力。如果不能及时转型升级,教研将面临生存的危机。
   三是使教研有了真的依托与前瞻。土荣依托自己16年一线教学实践与20年的教研及理性思考,对教研领域的主要成果进行了深度开发,从我国教研的产生与发展,教研制度及教研员的独特作用与存在的问题,教研的转型升级及发展完善等方面着眼,以教研制度的完善、教研员的发展、教研行为的高效、包括师生的发展及教学质量的提高为研究对象,归纳总结了人类教研史上教研活动的科学理论与实践,特别是新中国60多年教研的经验教训,探索了解决21世纪社会进步及科技发展条件下教育活动产生、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教研问题,如必须深刻认识和创新教研功用,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制度;教研机构完全放弃依附行政权力、进行政策图解的过时做法,坚决杜绝教研领域存在的选人用人、管理评价等方面的“腐败”行为;在危机与挑战中发展中,明确教研的根本,完成自我扬弃和自我创新,在具体的实践中探索规律,走规律之路、作理性之思,立哲学之论,智慧运用教研员及师生身心发展的天然资源,实现教研与师生身心发展的融合与教研相长,最后实现实践与理性自然融合与升华,为教育发展提供智力支撑与学术引领。

(本文转自广东省教育研究院网站